古希色。 色诺芬_百度百科

浓郁的北欧风情 曲美家具古诺凡希实木系列评测_新浪家居

古希色

稀少;罕见 [rare;scarce] 希,罕也。 —— 《尔雅》 怨是用希。 又,十世希不失矣。 —— 《老子》 朱华未希。 —— 鲍照 《咏史诗》 有志乎古者希矣。 —— 《孟子》。 稀客;不常走动 6 寂静无声 [silent] 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 《商君书》 希世用事。 —— 《周髀算经下》。 后泛指仰幕贤者 ;希天 仰慕上天 ;希古 仰慕古人 ;希风 仰慕风操 ;希贤 仰慕贤者 4 希望 [hope] 夫希世而行。 —— 柳宗元 《冉溪》 [ 潘金莲]每日抖擞着精神妆饰打扮,希宠市爱。 —— 《金瓶梅词话》 5 又如:希踪禹迹 向大禹学习,希望得到成功 ;希遂 希望实践 ;希准时出席;敬希指正;尚希笑纳;希能为力 6 希图,谋求 [strive] 御下者,请谒希爵,一宜禁塞。 非常;极 [very] 你有什么过不去,不要寻他,勒死我倒也是希松的。 —— 《红楼梦》 2 又如:希臭膨天 臭气熏天 ;希辉光号 辉煌闪耀 ;希脏坌臭 又脏又臭 ;希嫩 非常嫩 ;希松 极为轻松平常 常用词组.

次の

希腊神话(西方神话体系之一)_百度百科

古希色

色诺芬(前440年左右-前355年),古希腊历史学家、思想家。 著有《远征记》,描述了色诺芬和一万名希腊雇佣军,到亚洲去帮助小居鲁士争夺王位而最后被迫撤退的历史事迹。 原帖: 在希腊古典时期的现存文献中,绝大部分著作都将政治、军事等公共领域的事务视为当然的主题。 在这一背景下,色诺芬以家庭生活管理为主题的对话《家政论》(Oeconomicus)引起了众多古典学研究者们的关注,被视为古希腊家庭史研究领域的核心史料之一。 然而,在普遍重视公共生活的古希腊社会观念影响下,色诺芬对私人领域的理解与研究方式具有十分值得现当代学者们注意的时代特征。 为了把握这种时代性,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家政论》第7章第17—37节中的一个片断。 作品中的勤劳农夫伊斯科马库斯告诫自己的妻子应当重视对家务劳动的管理。 在古希腊文化语境下,人们将蜜蜂的形象同勤劳的妇女联系起来的现象较为常见,因此,长期以来,色诺芬使用的这个比喻并未引起学者们的特别注意。 然而,深入的文本比较分析可以表明,色诺芬所使用的蜂后比喻其实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 无独有偶,罗马诗人维吉尔也曾将通过腐烂牛肉重生的蜜蜂与经历战争后浴火重生的罗马人民形象联系起来。 这些研究和比喻表明,在古希腊人的观念中,蜜蜂与蜂后的关系往往是政治性的,同民众和政治领袖的关系彼此对应。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类比曾两次出现在色诺芬本人的现存作品中。 在《居鲁士的教育》第5卷第1章第24—25节中,居鲁士的亲属和廷臣阿塔巴祖斯称赞前者是一位天生的王者,正如蜂巢里的蜂后一样,因为群蜂会自愿地服从和追随蜂后,而居鲁士也具有号召、团结追随者的本能。 在《希腊史》第3卷第2章第28节处,当受人爱戴的将领色拉叙德乌斯未死的消息传出后,民众们从四面八方涌向他的宅邸,就像群蜂簇拥着自己的蜂后一样。 作为一名曾追随小居鲁士(居鲁士的后代)深入波斯帝国腹地,并率军历经长途跋涉后返回西方的雇佣兵将领和创作过几部与波斯相关的作品的希腊作家,色诺芬应当理解蜂后与优秀政治领袖在东方文化背景下的密切联系,以及蜂后在古希腊语境下的政治含义,并十分自然地将二者结合起来。 他在上述作品中对这一比喻的三次使用绝非出于偶然,而是十分清楚地显示了其中的政治含义:无论是《家政论》中的称职主妇、《希腊史》中的杰出将领,还是《居鲁士的教育》中的贤明君主,他(她)们都具备在本质上完全相同的政治禀赋与领导能力。 换言之,在色诺芬心目中,理想的家政管理工作是可以在政治领导艺术的支配下完成的,私人领域同政治生活间并不存在天然的鸿沟。 事实上,蜂后比喻中所展示的逻辑思路正是《家政论》全书立论模式的缩影。 在《家政论》全书的举例论证中,色诺芬所选取的绝大多数事例都来自公共生活中的经验。 在第5章第15—16节中,色诺芬指出,农夫鼓励仆人、奴隶们努力工作的技巧与将领鼓舞军队士气的手段完全一致;在第8章第4—22节中,色诺芬连续运用了统一军令、航海途中的物品存放、公共市场上的交易等三个公共生活领域中的例子来解释家政管理的特点和改进方式;在第9章第15节处,色诺芬建议主妇要定期对家庭经济状况进行检查,就像优秀将领们会不时检阅部下一样;在整部作品的结尾处,色诺芬再次用船长称职与否对航海活动的影响来证明家庭主妇职责的重大。 此外,《家政论》中论证的基本要点,如统筹全局的重要性、制订家法的必要性、赏罚分明的意义等,都存在着借鉴自色诺芬专门记载、论述政治统治和军事指挥的著作,如《居鲁士的教育》《希耶罗》《阿格西劳斯》《斯巴达政制》等。 最后,色诺芬还在《家政论》中数次暗示:他在作品中塑造的勤俭持家、号令分明的家主和主妇实际上就是理想国王的化身。 这样看来,对古希腊社会性别史、家庭史与经济史的研究而言,色诺芬《家政论》的史料价值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 作品中展示的一些细节、观念并不是基于色诺芬本人对雅典妇女所承担的社会角色、古希腊家庭生活的历史特征及农业生产组织模式的细致观察、分析和思考后提出的,而是直接来源于对类似的政治、军事等公共领域活动相关经验的照搬与借用。 色诺芬对家政管理和主妇职责的详述也不能充分证明他对私人领域和妇女地位的重视,而是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他在自己的其他政治、军事、历史著作所持观点的拓展延伸和隐喻式阐释。 由于色诺芬在写作时很可能缺乏家政管理方面的亲身体验和一手资料,他对雅典家庭管理惯例和农业生产技术的一些记载也很难保证其历史真实性。 另一方面,我们也应看到,作为古希腊文化史上较早的一部以家庭生活为主题的散文作品,色诺芬的《家政论》毕竟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引发了希腊人对私人领域的关注。 由于古希腊上层社会和知识精英们普遍轻视对家庭生活、妇女奴仆和农业生产的记载和研究,除赫西俄德《田功农时》等诗作外,色诺芬在他所生活的时代很难找到以私人领域为主题的作品样本和文献材料。 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色诺芬采取了假设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具有相通性,并将自己研究政治、军事生活得出的观点、结论推广到家庭生活的组织与管理中去的处理办法。 在色诺芬之后,亚里士多德在其《政治学》中试图反其道而行之,通过对家庭组织模式的分析来比较各种现存政体的优劣,从而进一步推动了对家庭生活的研究。 然而,随着后人对私人领域理解的不断深入,色诺芬、亚里士多德将家庭管理与政治统治简单等同起来的做法很快受到了质疑。 伪亚里士多德《家政论》(Oeconomica,可能成书于希腊化初期)的作者指出,现实的家庭生活中并不存在民主制与寡头制的政体模式,可见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的规则在本质上是截然有别的。 色诺芬创作的《家政论》在古典后期和希腊化时代逐渐发展成为一种以私人领域为研究对象的固定文学体裁,并在罗马时期成为伽图、瓦罗、科鲁美拉等人撰述的农业志名著的有机组成部分。 从这个意义上讲,色诺芬的《家政论》与赫西俄德、亚里士多德等人的相关著作共同开启了古希腊罗马文化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对私人生活领域的关注和研究;而色诺芬在创作《家政论》过程中对公共领域经验的借用也反映了古希腊思想史上认识、理解私人领域这一过程的复杂性与曲折性。

次の

高贵优雅的古希腊服饰风格特点

古希色

他一生的重大经历是在波斯王子的希腊雇佣兵团中服役。 前401年,西部的长官小居鲁士在希腊招募雇佣军,约三十多岁的色诺芬应募。 当时招募的这支军队大约一万余人。 此后这支军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小居鲁士带领向波斯帝国腹地前进,当到达时,士兵们才得知了小居鲁士的阴谋——推翻波斯国王,自立为王。 希腊雇佣军一方面没有退路,另一方面收到小居鲁士的许多许诺,继续前进至巴比伦附近。 但是小居鲁士在中身亡,由此这支希腊雇佣军陷入波斯帝国腹地。 而后来军队的首领又被波斯总督诱捕而杀害,色诺芬被推举出来领导这军队。 他率领这批远离故国约1,500公里 1,000哩 的希腊人在库尔德斯坦 Kurdistan 和亚美尼亚陌生的土地上冲杀。 前400年初回到黑海之滨的希腊城市特拉彼祖斯 今。 这次的光辉业绩成为他的名著《远征记》的素材。 此后,他在保加利亚和小亚细亚服役。 在小亚细亚时结识了他毕生推崇备至的斯巴达国王。 色诺芬曾参加阿格西劳斯所指挥的打败希腊联军的科罗尼亚 Coronea 战役。 战役结束后,他陪同阿格西劳斯前往,向雅典圣库中的阿波罗神奉献祭礼。 大约就在这前后,他被雅典人判处流放。 从此,色诺芬与斯巴达结下了不解之缘。 阿格西劳斯赐给他房屋和地产。 他的婚姻也幸福美满。 他有钱也有闲,经常出去打猎,并建造一座供奉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 Artemis 的神殿。 约前365年,雅典和斯巴达携手反对底比斯,因而解除了对色诺芬的放逐令。 色诺芬返回故乡,但依旧对民主政治不满。 前355年写作《财源论》 Ways and Means ,向各城邦鼓吹和平政策。 在他的著作中,最富有他个人色彩的是《远征记》。 这部历史叙事生动而细致,但有故作玄虚、牵强造作的地方。 由於一生过著戎马生涯,也写成两部著作,一是《马术》 On Horsemanship ,介绍职业骑手从事狩猎和战争的全部知识;一是《骑兵队长的职务》 Cavalry Officer ,其中最生动的是讲述自己在雅典当骑兵时的种种遭遇的章节。 总的说来,色诺芬无论在治学上、还是在取得的成就上,都难以与和相比。 他对历史事件及其因果关系缺乏深入细致的研究,也缺乏修昔底德那种科学的批判态度和求实精神。 他相信神谶、梦兆和预言,相信人世间万事万物都受着神意的干预。 这种风气的出现,是与公元前5世纪晚期希腊政治领域和文化领域中虚假粉饰之风的兴起相适应的,可以说是虚夸之风在史学领域里的表现。 后来,这种风气随着古希腊危机的不断加深而继续发展。 《》是一部语录体的著作。 按照当代的学科分类,色诺芬的经济学就是管理学。 全书共分为两大部分。 在第1部分中,色诺芬借之口阐述了农业对国家经济的重要性,认为农业是国民赖以生存的基础,是希腊的最重要的职业;然后又讨论了人们应当如何用最有效的方法来管理好自己的家产。 在第二部分中,色诺芬提出:主持家务是妇女的天职,家政训练应该成为女子教育中的特别项目。 总的看来,色诺芬拥护自然经济,反对所采取的发展商业和货币经济的方针。 他根据奴隶制自然经济的要求,确定了奴隶主的经济任务,主张把奴隶主的家庭经济管理辟为一门专门学问。 色诺芬比当时的任何一个史学家都要重视人们的经济生活以及经济因素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马克思在《资本论》的第1卷中,为了说明古希腊的社会分工情况,就大量地引用过色诺芬的著作。 参考资料• 色诺芬 .回忆苏格拉底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86• 汉密尔顿 .希腊精神 .北京 :华夏出版社 ,2014 :175-194• 色诺芬 .长征记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97 :I-VI• 何炳松 .何炳松世界简史 :吉林人民出版社 ,2013-03-01• .豆瓣读书 [引用日期2017-03-07]• 张旭昆 .经济思想史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7 :2-3.

次の